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

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

約拿單・愛德華滋

『他們失腳的時候近了。』申命記三十二35

在這一節經文中,神聲稱他要報復邪惡不信的以色列人。他們是他的百姓,有著他恩典的工具,但他們雖見了神對他們所施行的奇妙作為,心中卻沒有聰明(申三十二28)。他們受了上天的栽培,卻結出苦毒的果子,正如我所引經文前的兩節所表明的。我所選用的經文:『他們失腳的時候近了。』似包含論邪惡以色列人所受懲罰和滅亡下列數端。

他們常有沉淪的危險,象一個在滑地上行走的人,常常有跌倒的危險一樣。他們的沉淪,是用失腳來表明。《詩篇》七十三首18,19節也說:『禰實在把他們安在滑地,使他們掉在沉淪之中。』

這段經文也表明他們常常有突然沉淪的危險。正如一個走在滑地的人,時刻都可能跌倒,他不能預先料到下一步是否會跌倒或站住;他一旦要跌倒,就立刻跌倒,而沒有預告。恰如《詩篇》七十三首18,19節所說:『禰實在把他們安在滑地,使他們掉在沉淪之中。他們轉眼之間,成了何等的荒涼!』

這段經文還表明他們並非被別人推倒,而是自己跌倒。正如一個在滑地上或站或走的人,不須別物,自身的重量就可以將他摔倒。

至於他們為何還沒有跌倒,或如今尚未跌倒,那只是因為神所定的時間還沒有到。因為經上說,時候到了,他們就要失腳。那時,他們就要因自己的重量,將自己摔倒。神必不再在那滑地扶持他們,要讓他們自己摔倒。就在那時,他們要墮入沉淪之中,正如一個站在傾斜滑地的人一樣,他不能獨自一人,在坑邊站穩,若沒有人扶著他,他就要立刻跌入沉淪之中。

我現在所要堅持的,乃是下面的一句話:『除神的美意外,沒有什麼可以叫惡人一刻脫離地獄。』所謂神的美意,我是指他至高無上的意旨。這意旨不為什麼義務所拘束,不為任何困難所阻擋。除神的美意外,沒有什麼可以在任何最小程度或任何方面,片刻保存惡人。這真理可以從下面各點來說明:

神不乏權炳,來隨時將惡人投入地獄。神一興起,人的雙手就軟弱無力。最強壯的人也不能抵擋他;也沒有人能從神手中援救我們。神不僅能將惡人投入地獄,而且很容易作到這事。世上的君王,有時因為反叛者軍隊眾多,防禦鞏固,人就很難征服他們。但神卻不然。人的炮臺都不足以抵禦神的權能。即令神的大群仇敵,手牽著手,聯結起來,神也必容易將他們打得粉碎。他們是象一堆糠秕遇著旋風,或一堆柴薪當著烈火。正如人容易踹死一個在地上爬的蟲子,容易割斷或燒斷一根系物的細線;照樣神若定意,他容易把他的仇敵投入地獄。神一斥責,地就震動,在他面前磐石也傾倒,我們是什麼,竟想抗拒神麼?

惡人該被投入地獄,所以神的公義並不阻止,也不反對神隨時施展能力來毀滅他們。反倒公義要大聲疾呼,要求永遠懲罰惡人的罪。神的公義對那結所多瑪的葡萄樹說:『把它砍了罷,何必白占地土呢?(路十三7)神公義之劍,是時刻揮舞在他們的頭上,只有神憐憫的手和善意,才能止住那劍。

罪人已被判下地獄。他們不只是該被投入地獄,而且神律法的宣判,即神在他自己與世人中間所定永不改變的公義準則,是已經定了他們的罪;他們下地獄的判決,是已經定了。正如《約翰福音》三章18節上所說:『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所以凡不肯悔改重生的,都屬乎地獄;地獄乃是他們的地方;他們是從那裏來的,正如《約翰福音》八章23節上所說:『你們是從下頭來的』;他們也必往那裏去;這是神的公義,正道,和不可改變之律法的判辭判他們去的地方。

他們如今便是神藉地獄苦刑,所表現忿怒的物件。他的其所以沒立刻下地獄,並非是因為掌管他們的神不十分惱怒他們,如同惱怒許多如今在地獄中受神嚴厲忿怒的人一樣。其實神對許多活在世上的人,甚至,對會眾中許多悠然自得的人,較之對許多正在地獄烈火中的人,更要惱怒。

所以神沒有立刻伸手將他們除掉,並非是因為他不憎恨罪惡的緣故。神完全不象世人所想像的,與他們一樣。神怒火向他們熊熊燃燒著,他們的懲罰並不遲延;火坑準備好了,火燃著了,爐燒熱了,正準備將惡人投入;熊熊的火焰,正在燃燒。磨銳發光的刀劍,現正加於他們的頭上,火坑在他們的腳下也張開了大口。

魔鬼隨時準備襲擊他們,什麼時候神一容許魔鬼動手,它要將他們擄為己有。他們就屬了魔鬼,他們的?靈魂也為它所有,受它轄制。經上稱他們為魔鬼的家財(路十一21)。魔鬼常在人的身邊,窺伺他們,好像餓獅窺伺掠物一般,想把他們吞吃,只是暫時受了阻擋。神若一旦放鬆他阻擋的手,魔鬼立刻就要襲取他們的可憐靈魂。那條古蛇要吞噬他們,地獄也在張口等待他們;神一容許,他們就會立刻被吞噬,歸於滅亡。

惡人的靈魂被地獄的邪道所管制,這些邪道,若不是有神約束,就要立刻冒出地獄的火來。在屬血氣之人的本情中,原有受地獄刑罰的根基。那些宰製他們的邪道,乃是地獄之火的種子。這些邪道,本性強烈,活潑有力,若不是因有神的手加以控制,它們就會爆發燃燒起來,象那在受咒詛者的心中所有的敗壞和仇恨所起的作用一般,而且也必產生同樣的痛苦。經上將惡人的靈魂比喻為翻騰的海(賽五十七20)。如今神以大能約束他們的惡,好像他制止海中的狂浪一般,說:『到此止步,不能再進』;神若一旦鬆手,狂浪即將席捲一切。罪是心靈中的悲苦和毀滅;按它的本性它是毀滅人的;神若一旦不加約束,就無需別的來叫人的靈魂達到完全悲苦之境。人心趨於敗壞其狂熱是無止境的。惡人活在世上時,好像烈火被神禁閉,神若一旦任其放肆,它即可以燎原;既然人心是罪坑,所以罪若不被節制,它就會立刻將人的靈魂變為硫磺的火爐。

惡人若眼前看不到死亡臨頭,那並不足以使他們有片刻安全。一個屬肉體的人,若眼前健康無恙,看不到他會遭遇什麼意外而立刻去世,也看不到他會遭遇什麼危險,這並不使他有安全。古往今來的許多經驗都告訴我們,這並不足以證明一個人,沒有臨到永恆的邊際,不會在下一步踏入另一個世界。那忽然使人離開世界種種看不見和想不到的情況,是數不盡,料不到的。尚未歸主的人是走地獄坑上的朽壞之路。這路上有無數薄弱的地方,不克負荷他們的重量,而這些地方乃是看不見的。在正午有看不見的死亡之劍飛來;就是最明亮的眼力,也看不見它們。神有種種不可測度的方法,將惡人提出世界,送入地獄;神並無需假手神跡,或採取非常的方法,可以隨時除滅惡人。所有一切叫罪人去世的方法,都這般操在神的手中,這般絕對一概取決於神的權能和決斷,以致罪人是否立刻墜入地獄,完全是憑神的旨意,有如他直接處理,而不用什麼方法一般。

世人所用以保存自己性命的智慧,或別人保存他們性命的關注,都不能給他們一刻的保障。神的安排和普世人的經驗,都證明這一點。人自己的聰明,顯然不能保障人脫離死亡;否則世上的聰明機智人,就不會同別人一樣遭遇早喪或不意之死。但事實如何呢?《傳道書》二章16節說:『可歎智慧人死亡,與愚昧人無異。』

惡人在繼續抗拒基督,怙惡不悛時,所有逃避地獄的苦心和經營,也都一刻不能保全他們避免地獄。幾乎每一個世人聽到說起地獄時,都自以為可以避免地獄。他靠自己得保安全;他慶倖自己過去所作的,現在所作的,和將來所打算作的。人人心中都有避免刑罰的計謀。他們慶倖自己打算得好,認為自己的計謀必不失敗,他們誠然聽見說,得救的人很少,以前死去的人大多數都進了地獄;但是人人都以為自己所打算的逃避方法,要強於別人。他不要來到那痛苦的地方;他心裏說,他定要採取有效的辦法,為自己安排,好不致失敗。

可是愚昧之子自行其是,又信靠自己的聰明,便把自己可憐地欺騙了;他們所信靠的,無非是幻影。那些在同樣恩典工具之下活著,如今死了的人,無疑大多數人都走入了地獄;這並非因為他們不如今日活著的人一樣聰明;這也不是因為他們逃避地獄的打算不周到。倘若我們今日能夠同他們談話,一個一個問他們,他們活著聽見到說地獄的時候,是否曾預期他們也會受地獄之苦。我們無疑要聽見每人回答說:『我並未曾想到會來到此處。我曾另定了主意,自以為打算得很好。我認為我的計畫很好。我本以為採取了有救的打算,不料竟到了這裏;我當時未曾預料,地獄竟如同盜賊一般臨到了我。死勝過了我的打算。神的忿怒來得太快。啊喲,我的愚拙真是可咒詛呀!那時我在虛空的夢幻中自鳴得意,正當我說平安穩妥的時候,毀滅就忽然臨到我身上。』

神並沒有應許救任何屬肉體的人,使他一刻脫離地獄。神並沒有應許救任何人免永死得永生,而只是應許了那些在他恩典之約中的人;這就是基督所應許的,而他一切的應許也都是是的。但是凡不屬於這約,不相信這些應許,又與約的中保無分的人,也當然是與恩典之約的應許無分的。

所以,不管人如何幻想,以為屬肉體的人只要肯誠懇叩門尋求,就可以得著應許,其實,除非人相信基督,就不管他是如何辛苦追求宗教,用心祈禱,神也決必不叫他一刻脫離永死。

所以,屬肉體的人,是被握在神的手中,臨到地獄的坑上。他們該當下火坑,並且已被判定下火坑。他們激動了神的忿怒,神對他們發怒,正如對那些正在地獄裏受苦的人發怒一樣,而且他們既絲毫沒有努力,去減輕或平息神的忿怒,神也絲毫不受任何應許約束,來一刻維護他們。魔鬼正在等候他們,地獄正在向他們張口,吐出火焰來圍繞他們,燒滅他們,吞噬他們。他們自己心中所藏的欲火,也掙扎著要冒出來;而且他們與中保無分,在他們身邊沒有什麼可以使他們得安全。總之,他們沒有避難所,沒有安身處;那暫時保存他們的,只是那受了冒犯之神的自決旨意與忍耐,而那忍耐卻是不為任何約或義務所約束的。

這道理的實用

這可怕的題目,是為喚醒這會眾中未悔改的人。你們剛才所聽見的,乃是你們當中每一個在基督以外之人的情形。那淒慘的世界,那燒著硫磺的火湖,正在你們的腳下展開。那裏有著神的忿怒熊熊燃燒的火坑;那裏有著地獄張開的大口;你是無所憑依,無法站立,你與地獄中間所隔的,只是空氣而已!只有神的權能與美意才把你維護著。

對此也許你們並未察覺。你們暫時得免於下地獄,便以為並不見得是由於神的手,而是由於別的什麼東西,諸如你們身體的健康,對本身的照顧,和種種保護自己的方法。其實,這些東西都算不得什麼;若是神收回他的手,它們就是一層薄薄的空氣而已,並不能扶持你們不跌倒。

你們的罪惡使你們沉重如鉛,向地獄下垂;神一旦放手,你們就立刻下沉,迅速墮入無底的深淵;你們所靠身體的健康,自己的智慮,上好的謀略,以及所有自己的義,都不能扶持你們不下地獄,正如蛛網不能抗拒滾下的磐石一般。若不是因為神至上的旨意,地球不會托住你們一刻,因你們對世界是一重擔;萬物都因你們而歎息;萬物都不願伏在你們敗壞的捆綁之下;太陽不願給你們光輝去犯罪事奉魔鬼;地土也不樂意效力來滿足你們的情欲;世界也不願作你們表演惡行的舞臺;當你們浪費一生去事奉神的仇敵,連空氣也不願讓你們呼吸來維持生命。神所造的萬物,,都是善的,是為人事奉神而造的,它們不願輔助別的目的,它們一旦被人濫用,違反它們的本性與目的,就呻吟歎息。若不是神權能之手使世界在指望中順服,它就要將你們吐出。如今有神忿怒的黑雲,浮在你們的頭上,充滿了暴風和迅雷;若不是因為神伸手約束,它立刻就要劈在你們的頭上。神權能的旨意暫時止住這狂風,不然,它會猛烈襲來。如是,你們的沉淪就如旋風臨到,你們就好像夏天打稻場上的糠秕一般。

神的忿怒好像洪水,暫為堤壩堵住;洪水繼續增長,逐漸高漲,直到最後堤潰。堤防一旦崩潰,洪水被堵住了越久,奔流也就越急。固然神對你們的惡行,到如今尚未施行審判,神報復的洪流尚在被堵住之中;但同時你們的罪孽不斷增加,你們每日繼續積蓄更多的忿怒;洪水繼續增高,越加兇猛。除神的善意外,再沒有什麼來堵住那不願意被堵塞的奔放洪流。只要神把手從水閘收回,洪流就會立刻飛奔;神如洪流一般兇猛的忿怒,將以不可想像的暴怒,向前直沖,以無窮盡的權能,臨到你們身上。即使你們的能力萬倍於現在所有,甚至萬倍於地獄中最兇猛最強暴的惡魔,也無法抵擋或忍受神的忿怒。

神忿怒之弓已拉緊了,矢已在弦上,公義已將矢對準你們的心門。沒有別的,只有神的旨意,而且只有那對你們不受任何應許或責任所約束的忿怒之神的旨意,才暫時不讓弦上的矢,來飲你們的血。所以你們凡未被聖靈的大能將心靈大大改變的人,你們凡未被重生新造和未從罪中的死活過來而進入嶄新生命和亮光的人,都落在忿怒的神手中。雖然你們在許多的事上改變了,也有了一些宗教的熱忱,又在你們的家庭、密室和教堂中,遵守了形式的宗教,然而這些都算不得什麼;只有神的美意,才能叫你們此刻不為永遠的沉淪所吞滅。或者你們目前不相信所聽的道理,但不久你們就要完全相信。那些原來與你們處於同樣情況的人,已經曉得了,因為他們正說著『平安穩妥』的時候,毀滅就忽然臨到了他們,是他們所未曾預料的。如今他們看見,他們以前靠賴得平安和穩妥的東西,都無非是稀薄的空氣和空虛的影子。

那將你們懸在地獄火坑上,如將一個蜘蛛或其他可憎的蟲子懸在烈火上的神,惱怒你們,被你們大大地激怒了。他對你們發怒,如同火燒一樣;他看你們值不得什麼,只配丟在火中。他的眼睛是太聖潔了,不願看你們,你們在神的眼中,比最可恨的毒蛇在我們的眼中,還要可憎萬倍。你們觸犯了神,比極頑強的叛徒觸犯他的君王,多過無窮倍數。然而,那每一瞬刻使你們不至墜入火中的,乃是神的手。你們昨夜未下地獄,你們閉目入睡後,還再在世上醒來,都不是因著別的緣故。自從你們今晨起來,沒有墜入地獄,也不是因為別的,而只是因為有神的手扶持。你們坐在此間聖所,用邪惡的樣子來崇拜神,觸怒神聖潔的眼目,你們所以沒有即刻下地獄,也只是因為這個緣故。你們此刻不墜入地獄,真是再沒有別的緣故。

罪人啊,你們要想到你們的危險何等可怕。你們被神的手握著,懸在一個忿怒的洪爐之上。這洪爐是無底的禍坑,充滿了忿怒之火。神的忿怒向你們發作,正如向許多已在地獄中的人發作一樣。你們是懸在一根細線上,神的怒火熊熊撲來,隨時可以將它燒斷;你們與中保無份,毫無依靠來拯救自己,沒有什麼救你們脫離這忿怒之火;你們自己所有的,所作過的或能作的,都不能使神饒恕你們片刻。

在這一件事上,你們特別要想到下列各端:

這是誰的忿怒:這是無限神的忿怒。倘若這只是人的忿怒,即令是最有權勢之君王的忿怒,也不要緊。君王的忿怒,特別是專制君王的忿怒,乃是很可怕的,因為他們操人民生命財產之權,可以任意處置。正如《箴言》二十章2節所說:『王的威嚇如同獅子吼叫,惹動他怒的,是自害己命。』凡惹動專制君王憤怒的,不免要受人所能想出所能執行的極刑。但是世上最有威嚴,最有權勢,最為可怕的至高君王,若與全能的創造主,天地之王比較起來,就不過是塵土中軟弱無能的蟲子而已。他們被人極其激怒、大為憤怒時所能作的,也算不得什麼。地上的一切君王,在神的面前,都不過是蚱蜢而已;他們是虛無,而且不及虛無。他們的愛與恨,都無足輕重。偉大的萬王之王的忿怒,比他們的忿怒更為可畏,因為他的威儀更大。正如《路加福音》十二章4-5節所說:『我的朋友,我對你們說:那殺身體以後,不能再作什麼的,不要怕他們。我要指示你們當怕的是誰:當怕那殺了以後,又有權炳丟在地獄裏的。我實在告訴你們,正要怕他。』

你們所面臨的,乃是神的烈怒。我們在《聖經》上常讀到神的烈怒,如《以賽亞書》五十九章18節說:『他必按人的行為施報,惱怒他的敵人,報復他的仇敵。』又如《以賽亞書》六十六章15節所說:『看哪,耶和華必在火中降臨,他的車輦像旋風,以烈怒施行報應,以火焰施行責罰。』又如《啟示錄》19章15節所說:『並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酢。』這些話是非常可怕的。若所說的只是『神的忿怒』,那已是非常可怕了,但這裏是說:『神的烈怒』。神的烈怒,耶和華的烈怒,那是何等可怕!誰能敘述這種說法中所包含著的意義呀!況且這又是『全能神的烈怒』。那似乎是說,神必在他烈怒中所施的懲罰上,彰顯他的全能。他發怒施展全能,是好像人在烈怒中施展能力一樣。那麼,結果是不堪設想的!可憐如蟲子的人,將如何受得了!誰的手強而有力呢?誰的心能忍受呢?凡遭受這烈怒的可憐人,要落到何等可怕,不堪言狀,想像不到的苦痛的深淵中呀!

你們當中尚未悔改重生的人,要思想這事。神要發烈怒,意思就是說,他要施極刑,毫無憐憫。當神看到你們陷入無法形容的困境中,看到你們所受的苦刑遠非你們的力量所能忍受,又看見你們的靈魂被打得粉碎,下沉於無底的陰間,他必不憐憫你們,必不止息他的忿怒,必不絲毫放鬆他的手;他必不寬宥你們,憐憫你們,也必不止住那狂風;他既不顧念你們的幸福,也不管你們受苦太多;因為你們所受的苦,只是嚴格的公義所要求的。他並不因你們難受而減輕刑罰。正如《以西結書》八章18節所說:『因此,我也要以忿怒行事,我眼必不顧惜,也不可憐他們。他們雖向我耳中大聲呼求,我還是不聽。』

但現今神要向你們施憐憫,現今乃是施憐憫的日子。你們現今可以嚎啕呼求,或可得到神的憐憫。可是,施憐憫的日子一過,你們的嚎啕大叫,都是無用的:神必不顧及你們的幸福,你們就完全喪失,被神拋棄了。那時,神看你們沒有別用,只好讓你們去受苦,你們的痛苦將永無窮盡,因為你們是一個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並沒有別的用處,只配盛滿神的忿怒。當你們向他呼號時,他必不可憐你們,正如《箴言》一章25-26節所說:『你們遭災難,我就發笑。。。我必嗤笑。』

《以賽亞書》63章3節記載全能神的話,說:『我發怒將他們踹下,發烈怒將他們踐踏,他們的血濺在我衣服上,並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這是何等可怕的話。恐怕誰都不能想出別的話來表明更多的蔑視、忿恨與惱怒。倘若你們呼求神可憐你們,他必不可憐你這種淒慘的情形,也不向你們表示絲毫的愛惜,反倒要將你們踐踏在腳下。雖然他明知你們不能承當全能者沉重的踐踏,然而他不理會,不施憐憫,必將你們壓碎在他腳下;他要榨你們的血來,使之飛濺,濺在他衣服上,並且污染他的衣裳。他不僅憎惡你們,而且極端鄙視你們。他想什麼地方對你們都不合適,只好將你們踐踏在腳下,好像街上的污泥一樣。

你們所面臨的災禍,乃是神要表明他的忿怒是什麼。神存心要向天使和世人表明,他的愛心是何等高深,但他的忿怒也是何等可怕。有時,地上的君王也存心要表示他們的忿怒是何等可怕,就以極刑來加於那些觸動他們怒氣的人。當迦勒底帝國威武高傲的尼布甲尼撒王,惱怒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時,他要表示他的暴怒,就吩咐人將火窯燒熱,比尋常更加七倍。無疑,這是盡人之所能,燒熱到了極點。偉大的神,也要表示他的忿怒,使他的仇敵遭受極刑,以彰顯他可畏的威嚴和大能。正如《羅馬書》九章22節所說:『倘若神要顯明他的忿怒,彰顯他的權能,就多多忍耐寬容那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既然這是神的計畫,和他所決定行的事,即是要顯明神的忿怒是如何可怕,他的烈怒是如何凶猛,他就如此行出來。他所行的,必有人見證說是何等可畏。當全能忿怒的神起來,在可憐的罪人身上施行他可畏的報應,使罪人親自嘗到他忿怒的無限權能與沉重時,他就要呼喚全宇宙,來看他忿怒中的威儀和大能。正如《以賽亞書》三十三章12-14節所說:『列邦必像已燒的石灰,已割的荊棘,在火中焚燒。你們遠方的人,當聽我所行的,你們近處的人,當承認我的大能。錫安的罪人都懼怕,不敬虔的人被戰兢抓住。。。』

你們這些仍在罪中尚未悔改的人,也必這樣:全能神的無限威嚴權能與可怕,就必在你們所受的不可言狀的痛苦上彰顯出來。你們必在聖天使的面前和羔羊的面前受苦刑。當你們受苦刑時,天上的光榮聖眾,要出來觀看這種可怕的光景,好知道全能神的忿怒如何。他們既看見了,就要俯伏崇拜那位有大權能與威嚴的。正如《以賽亞書》66章23-24節所說:『每逢月朔安息日,凡有血氣的必來在我面前下拜,這是主說的。他們必出去觀看那些違背我的人之屍首,因為他們的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凡有血氣的,都必憎惡他們。』

這乃是永久的忿怒。若你們只是片刻遭受全能神的烈怒,已夠可怕了;但你們要永久遭受它。這個極端可怕的苦痛,乃是永遠無窮的。當你們向前看的時候,你們要看到一個永遠不斷的苦楚,擺在面前,它要吞滅你們的思想,驚嚇你們的靈魂;你們要絕對失望,沒有救法,沒有窮盡,沒有緩和,沒有寧息。你們必知道,你們必在億萬年漫長的歲月中,與這全能無情的報復掙扎著,然而到頭來,你們必發現,這不過是無窮苦刑之中的一點點而已。所以,你們的刑罰真是無窮無盡。一個靈魂所處的這種光景,有誰能夠形容出來呢!我們所能形容的,都只是很微弱的。這種苦楚,是無法形容的,不可想像的。因為『誰能知道神忿怒的權能呢?』

那些每日每晚都處於這個大忿怒和大災禍當中的人,他們的情況是何等可怕呀!但這正是我們會眾中尚未重生的人之淒慘情況,且不管他們是如何有道德、嚴謹、敬虔。無論老幼,你們都當考慮這事。我們很有理由,認為會眾中許多現在聽到這話的人,將來必要親受這種苦痛,直到永遠。我們不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坐在哪里,他們現在想些什麼。也許他們現在心中泰然自若,聽到這些事,並不受感動,竟慶倖自己不是這種人,自許必得避免地獄。倘若我們知道全會眾中只有一個人,將要受這苦刑,那麼,我們想起這事來已是何等可怕呀!倘若我們知道這人是誰,那麼,我們看這人,是何等可憐啊!全會眾就都當怎樣為他嚎啕痛哭!但是,哎喲!將來不僅有一個人,而且有好多人,要在地獄中回憶這一席話呢!再者在座的人當中,若沒有一些人,在很短的時期內,甚至在今年年底之前,就要下地獄,那才是奇事了。若是有些人目前坐在某些座位上,很是健全、平安、無事,在明朝之前,就下了地獄,那也是不足為奇的事。你們中間那些不肯悔改和延長最久不下地獄的人,至終也必下地獄!你們的懲罰並不打盹,必快快臨到你們,而且很可能會忽然臨到你們中間許多人身上。你們應當驚奇你們尚未下地獄。無疑,在你所見過所知道的人當中,曾有一些人,並不比你們更應當下地獄,他們也似乎當與你們一樣,如今仍該存活。

可是他們已全然無望,如今在極端痛苦與絕望中號哭;而你們卻是仍活著坐在神的殿中,仍有得救的機會。那些在地獄中絕望的可憐人,若能得著你們眼前所有的機會一日,那麼有什麼代價是他們所不肯付的呢!

如今你們有一種非常的機會,有基督大開恩門的日子,對可憐的罪人大聲疾呼。在這日,有許多人投奔他,努力進入神的國。每日有許多人從東,從西,從南,從北而來;好些人前不久仍與你們一樣,處在可憐的情況中,而今卻在幸福之境,心中對那愛他們並以自己的寶血洗滌他們罪惡的基督,充滿了愛,歡歡喜喜盼望神的榮耀。在這樣一個蒙恩的日子,自甘落伍,那是如何可怕呀!眼見許多別人去赴筵席,你們卻消瘦而滅亡!眼見許多別人心中快樂,歌唱,你們卻悲哀嚎啕,精神痛苦!你們如何能夠一刻安於這種光景呢!蘇菲勒(Suffield)鄰鎮的人,日日奔向基督,你們的靈魂豈不是與他們的靈魂一樣寶貴麼?

這裏豈不是有許多人在世上活了許久,至今卻尚未重生麼?你們豈不因此是化外人,從有生以來,只是為忿怒的日子積蓄神的忿怒麼?諸君啊,你們的情形實在是非常危險。你們的心非常邪惡剛硬。你們豈不見許多與你們同年紀的人,如今都被棄絕,與神現在所施的奇妙憐憫無份麼?你們理當從睡夢中儆醒,仔細思量。神的無量忿怒,是你們擔當不起的。

你們這些少年男女,眼見許多你們同年紀的男女,已放棄一切少年的虛榮心而皈依基督,你們豈可虛拋現在所有的寶貴機會嗎?你們如今特別有著一種非常的機會;若是你們忽略這種機會,不久你們就要和別人一樣,把寶貴的青年時期浪費在罪惡中,以致在盲目和頑梗之中臨到了可怖的景況。你們這些尚未悔改的小孩,你們豈不知道你們正走向地獄,日夜惹動神向你們發怒麼?此地有其他許多孩童已經悔改,作了萬王之王的聖潔幸福小孩。難道你們仍願作魔鬼的小孩嗎?

無論老年、中年、幼年或小孩,凡尚未歸向基督,懸在地獄坑上的男女,如今要聽神的道大聲向你們呼召。如今是主悅納人的禧年,這對於有些人,是賜大恩的日子;對於另一些人,卻無疑是報應的日子。在這樣的一個日子,人若疏忽自己的靈魂,心中就必變為剛硬,罪債大為加添。而神又任憑這等人硬心盲目,他們的危險,從來就沒有比這更大的了。神如今好像正在各地,趕緊召集他的選民,也許那些將要蒙恩的成年人,大都會要在短時期內蒙召,正如使徒的時候,聖靈大大澆灌在猶太人身上一樣。選民要蒙恩,其餘的人卻要盲目。若你們也是盲目的,你們將永遠咒詛這一日,也咒詛你們所生的那一日。你們眼見這樣一個聖靈大大澆灌的日子,而自己不蒙選召,你們要恨自己未曾在這日之先死去,下了地獄。無疑,如今正象施洗約翰的日子一樣,『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裏。』(太3:10)

所以,凡尚未歸基督的人,如今要醒來,逃避那要來的忿怒。全能之神的忿怒,現在必然是臨到大部分會眾的頭上,各人要趕緊逃出所多瑪。『逃命罷,不可回頭看,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滅。』(創19:17)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
×

Cart